外围赌球官网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五十八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史上最强崇祯》 第五十八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推荐阅读:、
    “微臣觉得范大学士折子里写的很明确了,时不我待,万一让李自成先进北京占据先机,我鞑清再想入主中原就是难上加难。”

    说着,多尔衮携殿上一大半的贝勒大臣跪地请求:

    “臣等提议,当聚我八旗兵马,合全国之力,进围山海关!”

    话已至此,孝庄也就不再好多说什么,转身向福临示意一番,福临则是唯唯诺诺的点点头,牙牙学语般的说道:

    “朕将择日在大政殿拜摄政王为大将军,统率我八旗大军南下,入主中原!”

    “臣多尔衮领命!”

    福临虽然是个六岁的小毛孩子,但怎么说都是鞑清的皇帝,大殿之上金口玉言,豪格和代善等人再不满,也不可能当众顶撞皇帝,只得是跟着多尔衮叩拜了事。

    大政殿在后世的名字叫笃恭殿,是沈阳清故宫又一个仿照大明紫禁城皇宫的建筑。

    说起来,自打建奴窃据辽东以来,他们总是觉得心里有些自卑,尤其是见过高大的北京城之后,这种想法在他们脑海中更是挥之不去。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皇宫太过小儿科,所以建奴便强迫辽东汉人之中的能工巧匠,帮助他们在盛京建立了自己的‘紫禁城’。

    这还没完,建奴们为了自褒自扬,甚至美言盛京皇宫是结合了满汉两种建筑文化的瑰宝。

    如果崇祯见到建奴这所谓的‘瑰宝’,怕是会忍不住当场发笑。

    不论从格局、规模,还是占地面积等种种方面来看,这建奴的皇宫都是处处透着一种小家子气,和大明紫禁城根本毫无可比性。

    ......

    此时身在紫禁城的崇祯皇帝又陷入另一场麻烦,京师起鼠疫了。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天要亡大明啊,李自成频频叩关,想要把自己逼到歪脖子树上吊,周遇吉如此勇猛,白广恩也是不负厚望。

    好不容易见到点曙光的崇祯皇帝正准备大展身手,谁成想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算是当头浇了盆冷水。

    鼠疫即是瘟疫的一种,在这种紧要关头,这玩意儿突然在京师爆发了,那可真是要命。

    要是治不好,那就不是要崇祯自己的命了,那是要整个京师里所有人的命。

    崇祯皇帝确实知道在历史上北京城爆发过一场鼠疫,只不过前段时间东忙西忙给忘了,听到番子密奏后便对此事极为重视,甚至超过了建设新军。

    毕竟张世泽和周经武也说了,这东西要是不治好,新军也根本操练不起来,最后不等李自成来打,基本上就没几个人还能拎动刀。

    按理说这大明太医院聚齐了天下最好的名医,所以崇祯皇帝立马将希望寄托于此,接连派了几个御医去专事处理鼠疫。

    可这种法子历史上的崇祯用过,并不管用。

    现在的崇祯皇帝也搞一次结果还是一样,治没治好姑且不论,最后甚至染上鼠疫死了好几个,北京城是人心惶惶。

    崇祯皇帝没法子了,只好把两次治好自己的老牌御医翁炳实当绝招派出去,又寄希望于他的身上,可是没想到,这货出去不到两天就染上鼠疫驾鹤西去了。

    这消息一传出来,且不说翁府上下披麻戴孝、嚎哭漫天,崇祯皇帝自己也是吓了够呛,特意吩咐尚膳监调整饮食规律,严格规划一日三餐,以清淡养性为主,什么油荤辛辣一概不沾。

    当然了,崇祯皇帝不会忘记为了大明勇于献身的忠臣,降旨追赠太医院御医翁炳实为太子少保,谥“忠恪”,也算是稍稍安慰一下翁府上下受到伤害的幼小心灵。

    现在每天清早,崇祯甚至开始有意识的绕圈跑步,锻炼身体,以增强自身抵抗力,为的就是避免自己染上鼠疫。

    皇帝都成这副模样了,鼠疫在北京城已经多严重便是可想而知。

    满朝文武大臣就没有一个不害怕的,据东厂探子禀报,说是半个月之内,京城里的富户和高官们基本就把各种药房抢购一空,无论是不是治鼠疫的,反正见药就买,有药就吃,各种草药的价格也是突飞猛进。

    崇祯皇帝听到这消息后虽然无奈,但也是束手无策,没什么法子可用,几天下来,可谓是愁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其实从万历年间开始,山西就已经出现瘟疫。

    自打崇祯六年,山西连续十年全境大疫,伴随的还有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旱和蝗灾,鼠疫则是在去年和今年达到高峰,根本停不下来。

    再加上小冰河期,这些玩意一股脑儿全来了,已经不是一个正常朝代能管得住的,就算是一般的盛世碰上了,怕也会因此而伤筋动骨,更何况是明末。

    河南、江苏两省在崇祯十三年到崇祯十七年间也多次出现大疫,历史上的崇祯皇帝曾多次发内银赈灾,而京畿一带也并不是相安无事。

    早在崇祯十三年的时候,顺德府与河间府知府便报有大疫,那个时候崇祯皇帝没管,实际上是属于没钱管也没人派。

    到了崇祯十六年,通州、昌平州、保定府又报有大疫,并且自二月至九月间曾短暂的传入京城之中,便是鼠疫在北京城的第一次小规模出现。

    说来也赶巧,正是在这三、四月间,就在这崇祯十七年要命的节骨眼上,京师大疫进入高峰,所谓‘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说的就是现下京城里的状况。

    知道这些破事之后,崇祯皇帝也就忽然间有些明白过来,历史上李自成京师是怎么轻易之间进入北京,为什么在历史上没打几天就开城投降了,其中应该也有鼠疫的原因。

    就现在的情形来看,鼠疫在历史上并没有得到解决。

    不过就在这天早晨崇祯皇帝跑圈之后刚刚回到暖阁的时候却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居然有人治好了得鼠疫的病人。

    这次是西厂中负责西街听记的番役立功,说是有个姓吴的江湖游医用谁也看不懂的方子去治自己婆娘,起码现在看来,他这婆娘真在转好。

    这件事还是西厂番役们偶然听闻,这些番子动作也朕够快的,为了防止消息散开,第一时间就把这姓吴的游医控制住,连着他的婆娘一块带到一处院落,就等崇祯皇帝的旨意。